南都訊 12月份以來灰霾鎖穗,我們共同生活在這層暗黃色調的天空下,無人能獨享清風,無論是商場熱銷的空氣清新機還是越來越多戴口罩的市民出現在公共場合,其實都在釋放同一個信號:灰霾駕到,就在你我的一呼一吸間。
  戰霾,我們能做什麼?上周六下午,南方都市報舉辦的第七期“坐下來談一談”論壇如期與公眾見面,廣東省環保廳、廣州市環保局、廣州市人大代表、廣州和北京專家學者、環保N G O共同參與論壇,論壇主題是“戰霾,我們還能做什麼”。
  為什麼會出現如此嚴重的灰霾天?地方政府該如何作為?G D P增速與P M2 .5下降孰輕孰重?《應急預案》的設置是否合理?公眾應如何參與“治霾”?發達國家對空氣治污的道路能否全盤借鑒?
  長期研究空氣污染治理的廣東省環境監測中心副主任鐘流舉所言值得深思———“我們用30年的時間取得了經濟上很輝煌的發展,它所帶來的環境問題也接踵而至。我看到西方國家的環境污染是分階段出現的,是串連式的,它首先治塵,塵的污染,二氧化硫的污染,光化學煙霧的污染,電廠的污染,機動車的污染,一個問題一個問題地解決,現在我們要把所有的問題集中起來解決,使我們的困難非常大”。
  論壇上,不少嘉賓對“治霾應該全民參與而非政府的獨角戲”、“增加公眾參與環境治理的空間”達成共識。既然“十面霾伏”無人能幸免,治理灰霾也無人應該免責。
  本期論壇由南方都市報舉辦,南方民間智庫承辦,廣州市城投文化旅游發展有限公司協辦。
  廣州強制措施太輕
  《廣州市環境空氣重污染應急預案(試行)》(下簡稱《應急預案》)最近已經出台,廣東省環境監測中心副主任鐘流舉、廣州市監測中心站副站長黃祖照黃祖照、中山大學環境科學與工程學院副院長王雪梅都參與了應急方案的制定。
  要漲“G D P”還是要降“PM 2.5”是一對永恆的矛盾體。此前,廣州市環保局局長楊柳曾說,重污染天氣下,應急預警的發佈和應急措施的採取屬於城市危機管理的一部分,追求用最小的代價達到最大的目標。
  論壇上,鐘流舉、王雪梅以及黃祖照都認為,應急預案的啟動也要考慮頻率,如果啟動條件設置太低,比如整個12月份大部分時間都處於應急狀態,也不現實,因為過於頻繁的“應急”會導致市民麻木,預警意義會打折扣。
  不過,廣州市人大代表劉蓮香認為,預案對市民日常行為是很好的引導。她說,監測數據反映的“重度污染”和“嚴重污染”要跟市民的感覺匹配。另外,相對於預警,劉蓮香認為更重要的是採取措施,把污染降低。“我覺得強制措施,廣州還是比較輕,不像北京和其它地方,公務車都是停駛50%以上。”
  沒應急時,還採取什麼措施?各種宣傳和控制
  王雪梅說,目前廣州“二級響應體系”的啟動條件是國家界定的“重度污染”和“嚴重污染”。
  根據廣州多年的研究數據,我們認為,這一條件比較合適。“當時討論的時候,我們是想過,程度更輕的時候是不是也要啟動應急措施?將整個應急響應體系設置成三級?但後來討論後,認為兩級體系更符合廣州的實際情況。”
  王雪梅認為,在沒有達到啟動應急響應措施之前,政府部門也有採取措施,比如宣傳以及各種控制措施等。
  而在鐘流舉看來,每個城市怎麼應急,要看三方面因素。
  第一個是看當地污染特征和污染水平。如某個城市經常“嚴重污染”,那麼,這個城市的應急響應啟動門檻肯定要比三亞和拉薩高。第二是污染對公眾健康的危害,主要根據空氣質量是否能夠保障公眾健康,一旦有健康危害,就啟動預警。第三是考慮如果採取相應措施對社會經濟的影響。
  同樣的污染廣州人比北京人更敏感?
  “根據我們的研究,對於PM 2.5的感受度,廣州人比北京人要敏感,預警的設置,應該考慮這個地區人群的敏感性”,北京大學公共衛生學院教授潘小川一語驚人。現場聽眾紛紛舉起“笑臉”牌,贊成廣州設置比北京更高的“敏感值”。
  據悉,潘小川去年發佈了國內第一份研究“PM 2.5和死亡率之間關係”的研究報告,主要分析PM 2.5對北京、上海、廣州、西安等造成的健康損失和疾病負擔。
  潘小川說,就PM 2.5和死亡率的關係來說,在超額死亡率方面,如果廣州和北京在某個同等水平條件下,PM 2.5同樣增加10微克/立方米,北京的死亡率只有廣州的一半。“也就是說廣州要比北京多死一倍的人。所以,不同的地方,預警的標準不一樣。我個人感覺,首先要考慮人群的敏感度,所以廣州應該比北京要更嚴,”他說。
  監測點太少?確實偏少
  鐘流舉介紹,從今天開始,廣東省21個地市及順德區的111個空氣質量監測點將全部實時對公眾發佈各地空氣質量,市民可以上環保部監測總站、環保廳官網查詢家門口的PM 2.5質量。
  有市民提出,廣州29個監測點是否太少?鐘流舉稱,“廣東在這方面的工作一直走在全國前面,廣東102個監測站點是按照國家的要求建的,國家要求我們有這麼多站點。國家不反對建更多的監測站,反正國家不給錢,設一個站點大約需要80萬-130萬元左右的資金,比方廣州、東莞政府當然可以多建,只要有錢。”
  鐘流舉也對比了美國的大氣監測站點設置情況。“相較美國,我們的監測點設得還是偏少。美國的大氣監測會分汽車尾氣、污染趨勢等不同作用的監測站。”目前,中國的監測站主要都建設在城市內。他認為,應該在城市交界帶、農村地區建設更多,“因為農村地區也有很多人生活。城市之間的監測點可以讓我們研究灰霾污染的漂移效應”。
  是輕度污染還是重度污染?中美標準不同
  “我手機裝了A PP每天看PM 2.5指數,為什麼我們環保部門發的跟美國大使館、美領館發的指數、污染等級不一致?我們發佈是輕度污染,他們發佈則為重度污染,是不是我們數據有問題?”有市民現場向專家“拍磚”。
  鐘流舉說:我們的監測數據還是拿得出手的!等級不同是因為美國用的空氣標準跟我們不一樣。美國PM 2.5標準的日均限值是15微克/立方米,而我們則是35微克/立方米為“優”,75微克/立方米為“良好”,超過75微克/立方米為“輕度污染”。同樣濃度,比方150微克/立方米,換算出的污染等級也不同“為什麼標準不一樣?這個問題不要問我,我們的年收入也不一樣,這是沒有辦法的事情”。
  “就強制措施而言,廣州還是比較輕的,不像北京和其它地方,公務車都停駛50%以上。”——— 市人大代表劉蓮香
  AⅡ04-06版論壇統籌:南都記者張艷芬
  內容統籌:南都記者靳穎姝 劉軍
  論壇團隊:南都記者劉軍 靳穎姝 劉竹溪 楊冗晟 吳敏東 金可鏤 鄺蔚丹 夏嘉雯 譚希瑩 孫瑩 裘萍 徐艷 實習生 溫瀟瀟 寧惠 龐超 陳曉宇
  稿件統籌:南都記者 張艷芬
  稿件採寫:南都記者 劉軍 靳穎姝  (原標題:政府應急門檻太高?頻繁應急會讓市民麻木)

    全站熱搜

    nz59nzoje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